5/16/2013

檀島風情(7)--訪問珍珠港


  • 歷史的一頁

來到歐胡島,不到珍珠港一遊,總是一憾事。對美國而言,這是一個歷史上的國恥日。二次大戰時,日本在中國打了將近八年,中國被打得喘不過氣來,而日本在這種持久戰下,也已耗去相當多的國力,因此需要向東南亞地區開拓更多資源。珍珠港事變前,美國其實還是日本的資源提供者,發戰爭材,所以對中國援助仍然有點玩兩面手法。日本打仗要依賴美國,但又認為美國不可靠,只有自行南向奪取資源。只是當時美國的態度一直曖昧不明,主戰與主和兩派鬥爭不下。讓日本強硬派乾脆挺而走險,一面談和平協議,一面佈曙消滅美國海上艦隊的計畫。

有一派人認為美國政客耍陰謀,故意讓日本長驅直入,攻打珍珠港得逞,目的在激起全國參戰的決心。因為珍珠港事變後,美國國會立即壓倒性通過對日宣戰,並加入同盟國的陣容。只是美國政客再惡質,也不會像台灣政客一樣,輕易發自傷拳,以苦肉計犠牲自己的子弟兵,以2,403人的性命來換取這樣的決策。不過世事誰能逆料,二次大戰光同盟國部份估計就死了六千一百萬人!比珍珠港的死亡人數超過二萬五千倍哩。

聽說日本兵偷襲珍珠港後,在回途中每個士兵心理都很沈重,因為闖的禍可大了。其實也不然,小日本一聽到珍珠港偷襲成功的好消息,舉國歡騰。後來人認為,日本人壞事僅做對了一半,因為他們沒有趕盡殺絕,繼續第三次空襲。所以全島的電力沒遭破壞,火藥庫及油庫都完整無損,至少減少美國一年以上的復元時間。而且由於港內水淺,雖癱瘓了八艘戰艦,真正完全被摧毀的只有亞利桑納號及奧克拉荷馬號,其餘經打撈整修後,隔年又重新投入戰役了。

在這個戰役中,四艘航母都不在珍珠港,也是萬幸,但也是日本的不幸。雖然在珍珠港戰事後,日軍勢如破竹往東南亞的幾個國家大肆侵犯,像吃了大補丸後瘋狂掠奪這些地區的戰爭資源。但隨著戰線拉長,愈力不從心,有些征夫還得由台灣選派。日本最後嚐到二顆原子彈苦頭,也是咎由自取,怪不了別人。


  • 亞利桑那紀念館

我們開了租來的老爺車,沿著H1高速公路西行,經過機場。不久就到了珍珠港,找到這個佔地廣大的遊客中心。

珍珠港紀念館的遊客中心
進入這個美國的國家歷史地標,遊客可不能造次。為了安全除了相機及水壼外,不能帶任何背袋、行李包、尿布包入場。這些物品必須花3美元寄存,不然就要放在自己的車子內。

這裡除了珍珠港內的明媚風光外,尚有幾個值得參觀的景點,即亞利桑那紀念館、弓鰭潛艦、密蘇里號艦及航空​​博物館。大部份的遊客都是為參加亞利桑那紀念館而來,所以遊客特多。由於是免費入場,故必須依特定時間取票並排隊。整個節目大約1小時15分,其中23分鐘觀看紀錄片,再乘船到從浮動的紀念館弔念沈在海底的亞利桑那號上的紀念館。

遊客中心有珍珠港戰事博物館,展示當時珍珠港戰事之慘烈情況。立體音響還不時傳出日本零式戰機的空襲聲音。各種圖片展示,以及魚雷的殘骸,可以想像當時的年代,已有很精密的技術。這種由飛機空投的水雷必須能在水中游行一段距離,然後貫穿船體的鋼板而爆炸。這是日本對珍珠港水域研究後,特別研發出的淺水水雷技術。

當時日本人算準美國大兵的習慣。週末狂歡一夜後,隔日清晨大家都熟睡不醒。於是發動零晨攻擊。大部份的士兵衣褲都來不及穿就被炸死,或溺斃。有些人看到幾百架飛機臨空,以為是在演習,還不停慌忽地唸著:「真是瘋啦! 怎麼會安排這麼早的演習?」

當時日本分兩輪進行轟炸,第一輪先炸沈停泊在港內的船隻。第二輪炸毀機場上停放的飛機及跑道。所有戰艦及高射礮幾乎毫無招架之力,最後只有一、兩架飛機得以升空,還打下幾架日本零式飛機,號稱戰功彪炳。今天的這個遊客中心實際的名稱為"World War II Valor in Pacific",譯成中文應是「二戰太平洋之勇者」。可惜當年這些勇者都是在睡夢中挨打而死去,要發揮一丁點的勇氣也沒有機會。

這篇文章是事後回到溫哥華寫的。在檢視資料時,竟然發現Youtube上有一片後來拍攝的日本偷襲珍珠港劇情片。幾位演員都年輕英俊,讀者有空不妨一看,可以回顧一下當時的歷史原由,並且發現誰是勇者。但片長三小時,要看的話請先準備自己的時間。
日本偷襲珍珠港時,亞利桑那號停在福特島旁邊,遭到日軍魚雷重創,並引發前部炮塔彈藥庫猛烈爆炸而下沈。由於受損嚴重,軍方決定不打撈修復。其餘受創的戰艦經修護後,都已復役。為特別紀念此戰役,美國會乃撥款在亞利桑那號殘骸上興建紀念館,並設定為國家歷史地標。



當年亞利桑那號的英姿(資料:維基)
亞利桑那號被炸的現況(資料:維基)

亞利桑那號紀念館已成為美國國家歷史地標
現在的亞利桑那紀念館直接橫跨在亞利桑那艦上。這艘軍艦的水面部份其實已遭支解,彈藥礮彈都被移出,其礮台也移到其他船艦上繼續為二戰服務。艦上的鐘則移至亞利桑那大學,而桅桿及錨則送至亞利桑那州政府廣場上永久展示。船上的銀器及工藝品則在該州的博物館存放。只是艦上的殘油至今仍然以每天約有二公升的量流出,有如死在艦上的忠魂仍然捎來信息。只是這些浮油如何不傷及環境,則是當局頭痛的問題。

來此弔念的遊客絡繹不絕。我們排隊進入,首先觀看約23分鐘的影片,再由海軍人員引導,坐上平底船到對岸的紀念館。這種平底船有兩艘,一去一回,不斷地接駁遊客。抵達紀念館時,這批上岸,另一批下船。這棟建築是以完全透空的結構呈現,最終一端有一面牆,牆上寫滿陣亡將士的姓名。

接駁船幾乎都滿座

參觀亞利桑那紀念館的遊客絡繹不絕
這是礮台的底座

亞利桑那號的殘骸就在水面下,至今還不斷有殘油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