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2013

檀島風情(31)--完結篇

上午的浮潛活動結束,也正式結束我們在夏威夷的旅程。

我們回到旅館的管理處取回寄放的物品,驅車往機場。把車子灌滿了油,順利還了車。一切都很圓滿。


但是,但是。。。

我們到了機場,卻發生一件不小的插曲。

當初定人決定行程時,經過深思熟慮,決定由溫哥華飛檀香山,四天後搭Messa航空(簡稱Go!)的島間小飛機到大島。行程完畢後,再由大島塔Messa 小飛機回檀香山,由聯合航空至舊金山轉機回溫哥華。這樣的走法理論上可行,但仔細一想,只要其中一環節脫鉤,就可能發生困難。

當時也不是沒考慮這樣問題,只是一直認為大島沒有航班直飛舊金山。實際上大島的Kona機場也是國際機場,是有直飛美國本土的班機。

話說我們來到Messa航空的櫃台。有兩位小姐值班。她看了我們的電子機票,立即告訴我們今天因為有一架飛機故障,航班大亂,我們班機已取消。哇塞,這樣突然的消息真令我們不知所措。定人與她表明我們的情況,班機取消或延班均會延誤我們的回程,如果如此,今晚也無處住宿。請他安排早一班的飛機。

那位年輕的小姐口氣倒是很強硬,硬是不同意。對於班機取消也沒有道歉的意思。她不願將我們列入早一班的等待名單,也提不出解決的辦法。情況就僵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

隔壁的聯合航空櫃台正好有一架飛機要直飛舊金山,開始報到。定人跑去請那邊的櫃台人員幫忙。櫃台表示樂意解決我們的問題,只要Messa航空出一張登機證就行。

她回到Messa櫃台提出此要求,櫃台小姐對出登機證不表同意,因為她說沒有做過這種事。事情到此,好像沒有轉圜的餘地。定人很堅定且鄭重地對她們說:「Please help us!」

後來有一位較年長的職員出面,她說已經把我們列入這一班次的名單。不過定人機警,怕口說無憑,堅持立即印製給我們這一班飛機的登機證。此事才正式有了結果。

匆匆地經過通關檢查手續,班機已經升火待發了。在排隊登機前,有一位在我們前面的旅客也抱怨相同的問題。她說她還特別打電話找了她們的公司上司,才得以登上這班飛機。另一對新婚夫婦更慘,他們已經從早等到現在,才得以登機。

愛拚才會嬴,這是最佳的寫照。

我們要接的是晚上九點多的聯合航空到舊金山。檀香山機場很大,機場的看板一直顯示這次航班的時間,但未見閘口號碼。我們心想時間尚早,也未在意。就選在一個等待室休息。但是等了等,離起飛的時已近,就是沒有閘道口的信息出現,到底在那裡?

問了工作人員,才知道我們一直等待在國內線等待區。原來聯合航空他們自己歸類為國際線。這一下子真是烏龍一場。誰會知道他們竟然這樣自抬身價?以國際線自許。而誰又知道,電腦看板竟然不顯示國際線的資訊?這裡是美國嗎?怎會一國兩治?

經這樣一折騰,我們匆匆忙忙地跑到國際線區時,大夥都已經準備上機了。

既自稱為國際線,實際上飛機上的待遇與國內線相同,吃的沒有,只有飲料。如此而已。不過定人經過今天的折騰,在Kona機場的兩個櫃台間跑來跑去,在飛機上竟然吐了。是在浮潛時吃的漢堡或烤雞不熟,還是經過這一折騰太過勞累?則有待查證了。至於機上有否提供食物,已經不是那麼重要。





檀島風情(30)--浮潛

今日我們就要離開夏威夷,結束這趟旅程。不過,為了充分利用這段假期,還特別安排今天上午乘船到海邊浮潛。

Hula Kai號
安排今天的行程來到大島時才決定的。乘坐好風公司(Fair Wind)的呼拉凱號(Hula Kai),這是一家離我們的旅館不遠的船公司,專門載客到較遠的基亞基古拉灣(Kealakekua Bay)海域浮潛(Snorkel)。

來到夏威夷,看到這麼藍的海域,不作浮潛感覺好像少了什麼。上次Alice先我們來夏威夷時,她說她們全家選了一個相當寧靜的海灣浮潛,也不花費什麼,玩得卻很盡興。我們在歐胡島時,看到最熱門的浮潛地點則是人滿為患,連車子都開不進停車場,只好放棄浮潛的念頭。而威基基海灘雖也可以浮潛,但海底已經沒有什麼可看的了。浮潛的主要工具是潛水鏡及蛙鞋,這裡也可以租用。我們看到樂園租車處也有出租潛具,每天要五元。

早晨九點我們先行退房,把行李寄放在管理處,以便回來時可以直赴機場。我們每人拿了毛巾,穿著塑膠拖鞋,直接步行到附近的碼頭。同船班的遊客都已先後到達,身上裝備與我們大同小異,倒是有人擦滿防曬油,一付要大玩特玩的樣子。

好風公司的呼拉凱號有兩層舺板,總長55呎,速度快又穩,可以到較遠的海灣進行浮潛,其行程中均以基亞基古拉灣主要景點。這個海灣風平浪靜,很多遊客常來此浮潛或玩水。只是這裡位於峭壁之下,陸上交通不便,乘船才能到達,因而提供船家無限的商機。許多提供浮潛的服務商家都不會漏掉這一個景點。這家公司有多艘同型的船作這種服務,每人票價為155元,透過貝殼俱樂部,我們享有折價,兩位150元,還包括簡單的早餐及午餐,以及船上提供浮潛所需的器具。


呼拉凱號等在碼頭
出港時,看到立在岸邊的喜來登大酒店
船長說明一些細節
船開出港,先沿著海岸南行,最後停在一個小澳裡,那就是基亞基古拉灣。這裡是很好的避風港,外海風浪很大,沿途不時看到驚嚋駭浪,衝擊在海邊的岩石上,製造出許多大小瀑布。

抵達時,灣裡已經有其他船隻捷足先登,正在海中浮潛了。浮潛的裝備是配有呼吸管的蛙鏡與蛙鞋,我還特別選了一付有度數的蛙鏡,才能看得清楚。

往程途中,海浪甚大,不時拍擊海岸,造成動態瀑布
瀑布的型狀各異
不遠處也有人駕著皮筏
這是一處州立歷史公園。其岸邊豎立著庫克船長(Captain Cook)的白色紀念碑。庫克船長是十八世紀的英國大航海家,其航海事蹟很傳奇,當年他乘著帆船幾乎環繞地球三周。哥倫布只是發現新大陸,而庫克船長則是測繪世界各地沒人到過的地方。他測繪新芳蘭,到過聖羅倫斯河水域,到過溫哥華,發現紐西蘭、澳洲及夏威夷群島。英國能夠成為日不落國,並擁有這麼多屬地,庫克的航海冒險旅程貢獻,實不可沒。可惜在基亞基古拉灣停泊修船時,與土著起衝突而被殺,享年五十。

庫克船長紀念碑

這個海灣裡,除海水平靜外,海水清澈見底。所以只要浮在水面上,就可以觀察水底的珊瑚礁,以及珊瑚礁附近的魚類。

 這個小澳的峭壁千仞,可阻太平洋迎面來的強風,所以灣內風平浪靜。灣內的水溫適中,又有溪流注入清水,適合珊瑚礁生長,並招徕各種熱帶魚類。 今天聞風而來的浮潛的船隻不少,把這一水域變成熱鬧的地方。遊客來來去去,但都會下海浮潛,每人都戴著呼吸筒,腳穿蛙鞋,浸泡在海面上,仔細觀察水下的花花世界。

基亞基古拉灣(Kealakekua Bay)峭壁千仞



水面上浮著,往下看,可以看到海底世界

定人喜歡極了,我下去兩次,總是呼吸不順,好怕遊出去回不來,只好中途放棄。定人倒是連續下去了好幾次,有點欲罷不能。他看到好多種魚,都在珊瑚礁旁游來游去。


帶著這套裝備,有點像外星人
在水中浮游,也有一番樂趣
浮潛中,可以看到許多種熱帶魚
附近浮潛可以看到的魚類
海底的珊瑚床及五花八門的魚群,真令人眼花瞭亂。 附近的海面還見到數十條海豚在海中追逐,相互作樂作樂,對船上的人而言算是多一項餘興節目,更值回票價。 今天的行程除基亞基古拉灣外,本要另選其他地點浮潛。但船行了半天,發現要去的地方風浪大,只好折回原來的地方繼續浮潛,並吃中餐。

海豚也到灣裡湊熱閙
一群海豚就在灣裡游來游去

隊裡一部份的人有登記深潛(Scuba),但要另外繳交64元。其中有教練帶隊,所用的潛具也不同。

深潛處的水面用橡皮艇作標記,以知道所潛的深度。 這個水域很乾淨,海水湛藍。但較深的地方海水的顏色轉黑,必須潛入深水中,才能看清海底棲息的魚類。

這個海灣裡,除乘船由海上來的浮潛遊客外,也有許多爬山客,他們徒步至此,暢玩終日,就在庫克船長紀念碑處下水。不過乘船來此的人不能自行登岸,也不能浮潛至岸邊,一則為個人安全,一則是政府有特別規定。無論如何,很多人來夏威夷渡假的遊客,對浮潛還是油然會產生莫大的興趣。


深潛(Scuba)也是另外一種玩法,但要教練一同下水


5/22/2013

檀島風情(29)--基勞威亞火山國家公園

來到火山公園,竟然下起大雨來。整年的雨量好像要在今天下完一樣,全部風景都被雲霧雨勢蒙蔽了。我們剛從直升機下來,雖看到半個天空已被雲層遮蔽,但仍然心存希望,能夠在火山國家公園參觀,讓此行有個另一個美好的句點。結果有點事與願違。

基勞威亞火山的噴發區域


賈格爾博物館(來源:網站)
進入火山國家公園後,我們先到遊客中心。裡面都是躱雨的遊客,大家都在尋求一個最佳的參觀路線。有一位解說員費勁的說明火山口附近的可能行程及注意事項。他說,火山口的氣候常是東山飄雨西山晴,通常西側天氣較好,東部較差。只是外面一直下著雨,要想將天空劃分為兩半,殊不可能。即使相信他的說法,今天的希望仍然渺茫。

我們沿著公園的外圍道路而行,雨勢愈來愈大。在地熱蒸汽景觀點處,可以見到兩旁的幾個氣孔(Steam Vents),好像噴泉口一樣,不斷地冒著白煙。這是泉水與岩漿接觸後,噴出的水氣。

不久來到賈格爾博物館(Jaggar Museum)。博物館有一面很大的玻璃牆,可以室內觀看火山口。屋外也有一處瞭望台,天氣好時,可以由此看到火山口噴出的濃煙。今天外面一直下雨無法看到全景,十分可惜。我們只能在博物館內參觀,而外面的風景只能憑空想像。還好,國家公園的網頁裡有很好的相片。下面的景緻就是得該公園提供的照片。

這是火山口的景觀台(來源:網路)
當年基拉威亞火山爆發時,雖然驚心動魂,但過程是相當緩慢的,所以沒有人員受傷,只是許多家園毁了。現在地底的火熱岩漿仍然不斷的噴出,但有一大半部份則是由熔岩管裡直接排至海邊,不見熔岩橫流的景象。下面則是Youtube記錄的2011年再度大爆發時的情況,可供參考。




夜間可見到的火山口噴發情形


夏威夷的住民幾乎每天都與火山相處在一起,所以也留下一些神話與傳說。在未經記載計的歷史中,曾經在一次火山爆發中死了八十餘人。他們認為火山是有一位女神在主宰,當人們做錯事時,常會激怒火山的女神,導致火山大爆發。在博物館裡,有幾幅畫作,都是將火山神話,成為一幅動人的火山愛情故事。

夏威夷原住認為火山爆發是神的作為
火山爆發是相當壯觀的場面
在族裡的人認為火山的能量普渡眾生


除族人的火山神話外,西格爾博物館還展示一些偵測火山活動的相關儀器與設備。這些包括以前使用的地震儀、震波圖等,還有偵測人員所用的衣服、皮鞋等用品。火山是因為地球內的岩漿由脆弱的地殼處噴出。在其噴發過程,地殼的變動會有一連串的變化,開始時,地殼也會有下陷的現象,因此可以由儀器的震波圖裡看出來。

噴出地面的岩漿凝固後,成為一般的岩石。因其地質之不同,其形狀與顏色也不同。這裡也展示所噴出的不同岩石。岩石入海後,即形成另一塊陸地,所以夏威夷島的面積一直在增加。經過多年的海水沖刷,會形成黑色的沙灘。



典型的火山岩

當年爆發時,岩漿橫流
聽說夏威夷大島也有利用岩漿的熱量來發電。其方法是由地面打下數千呎的深井,灌入清水使其與岩漿接觸,產生高熱的水蒸汽來發電。在火山處處的夏威夷,地熱發電幾乎可以供應全島的電力所需。但他們擔心的是,熾熱的岩漿如果沿著深井爆發,整個電廠就要毁於一旦。

我們驅車到火山口的東側,這裡原有另一個火山口,與基拉威亞火山口相連,稱為小基拉威亞火山口。晴天時可以沿步道走上火山口。但今天雲霧重,只好放棄在其上步行的念頭。其實整個火山口的週圍,都有步道可無遊客參觀,讓遊客充分接近火山口觀看。現在位於賈格爾博物館下方的步道則因最近高密度的二氧化硫有害氣體多而關閉。我們本來準備了厚鞋,但都派不上用場。


雨勢大,視界模糊,小基拉威亞火山口就在對面
倒是在附近有一座岩漿洞,仍然開放參觀。這個岩洞稱為瑟士頓熔洞(Thurston Lava Tube),規模比奧勒崗的岩洞小些、短些,但至少可以瞭解當年岩漿由些洞經過的情形。

瑟斯頓火山熔岩洞(Thurston Lava Tube)
一直希望能夠看到火山口的火焰,但無法如願。我們六點多離開火山國家公園,沿著11號公路繞南端回到Kona市。這一段是前天走過,但天色已晚,而且沿途天候仍然不佳,行程艱辛。回到住的旅館,已是八點多,天色已暗,但見萬家燈火。






檀島風情(28)--直升機看火山

乘坐直升機觀看基拉威亞(Kilauea)火山口是我們今天千里迢迢來到希羅市的目的。第一次來希羅市,人地生疏,沒有多少時間認識這個城市。而且我們是直奔機場,也沒有機會仔端詳整個市區。

抵達希羅機場,時間尚早,只見櫃台仍然空無一人。於是我們先找個座位吃帶來的午餐。這次我們訂的是藍色夏威夷公司的直升機。這個公司的服務遍佈夏威夷諸島,並提供不同行程,他們的機隊縱橫夏威夷諸島,相當有口碑。夏威夷的旅遊業裡,空中旅遊是重要的一項。我們選擇最短的45分鐘的行程,只觀看附近的基拉威亞火山口及市區的瀑布,後者則只是當直升機盤旋降落時,必定會看到的景緻。他們的機隊分Eco-Star與A-Star兩機型,同樣乘載六名旅客,但前者較寬躺,價格也較貴。為節省開支,我們選擇後者,但每人也要175元。



A-Star 等待起飛
大家擠在一起,我們坐在駕駛旁邊

乘坐直升機,最大限制是重量。所以報到時每人都要先稱體重,因為不能帶行李,所以稱每個人的體重也甚合理。這種情況下,太重的胖子可能上不了機,或者胖與瘦者須要配對飛行。不過我們同機的觀光客好像沒有因體重過重受到刁難。下午二時的這一班次共有三架直升機,所以來的人數不少。大家上機前先看了一下錄影帶,然後有專人解說一些安全上必須注意的事項。

直升機內的座位擁擠

直升機在機場內有特定的起降區,因與機場在同一範圍內,所以對人數的進出管制很嚴。我們依不同的班次排隊等待。每架直升機好像也沒閒著。每架降落後把上一批旅客放下來,就又把等待的另一批客人載走,幾乎沒有間斷。這樣的生意真是好到極點。

直升機的駕駛員名叫Limo,這個夏威夷的名字即是英文James的意思。Limo可能長久開直升機,無法適當運動,所以看來身廣體胖。我打賭他一定不敢到報到台過磅。他說他已經擔任飛行員卅餘年,其中一大半都是在軍中的年數。所以飛行直升機,只是牛刀小試。當兵時開飛機,退伍後還可找到很好的工作,真令人羨慕。

不久直升機就起飛。螺旋槳的噪大,我們每人都要載上大耳機。駕駛講話的聲音因此可以由耳機中聽到。若要與駕駛交談,必須按另一具麥克風進行交談。此麥克風具摒雜訊的功能,由每人的耳機中可以清楚聽到。

直升機相當平穩,只覺要飛一段甚長的的時間。還好駕駛不斷在這段時間介紹有關夏威夷島的地理人情。他說夏威夷大島是火山由海底噴發而成,若由海床算起,這是世界最高的大山。由海平面算起也近一千一百餘公尺。現在一直噴出的火山即為基拉威亞火山,自1986年大噴發後,就一直維持現在的狀態。現在這個地區已劃為國家公園,成為另一個這旅遊重點。

大島其以農業為主,農產品包括香蕉、椰子、夏威夷豆、咖啡等,但農業都分散在東部,因為東區雨多。西部反而乾旱,多屬晴天,所以也為什麼西區成為渡假盛地。但西部多火山岩覆蓋,有些地區寸草不生。

不久直升機逐漸接近火山口,只見硝煙四起,沿著火山口飛逸而出。火山口很大,但大部都是佈滿噴過的火山灰,形成黑色的表面。由哈雷茂茂火山口(Halema'uma'u),噴出的煙霧特別大,偶而可以見到岩漿噴出的火焰。但在大白天裡,不容易看出紅光,只能循硝煙起處找尋。通常晚間很遠的地方就可看到岩漿的紅光。岩漿噴出地面時溫度非常高,其表面會氧化成黑色。在地球表面流動的岩漿稱為火山灰(Lava),在地層下流動的則稱為(Magna)。

直升機上所看到的火山口景像
火山口內的火山岩灰呈黑色
火山口附近,雲煙難分

由空中觀看,現在噴出的岩漿並未流出地表面,而是沿著自然形成的岩漿管(Lava Tube)在地表下流動。沿途可以看見硝煙冒出,直到海岸邊。這些由火山口或岩漿管上冒出的硝煙稱為瓦格(Vog),亦即火山霧(Vocanic Smog)。這種白色的霧氣不像一般的水汽,它含有大量的二氧化硫,吸入過多,會導致呼吸道疾病。這個火山口所噴出的二氧化硫,每天達2000噸之多。但大部份隨著季節風飄散。

岩漿的溫度高達攝氏一千多度,當其流入海時,立即與海水接觸,產生大量的水汽,形成另一個壯觀的雲霧場面。岩漿在海邊堆積,將海岸線逐漸往外推移。因此,夏威夷大島每年因岩漿横流不斷地擴張國土。這也是財產損失外之另外一得吧。

當年火山大爆發時,大量岩漿往山腳流動,將整片的田地與附近的村莊淹沒。道路也不見了,只偶而見到一小段路。Limo說:還好,岩漿流動速度緩慢,雖然把整個村莊覆蓋,但並沒有人死傷。更有趣的是,有些人不忍心眼睜睜地看著岩漿吞噬自已的家園,用盡各種方法想將岩漿改道,都徒勞無功。

當岩漿抵達海邊時,最常看到的是海水瞬間蒸發為水汽。所以從直升機上遠遠就可看到冒起的白煙,直上青天。原來附近藍色的海水都轉變為綠色。Limo說,這是因為有大量的硫黃混入的緣故。在這團白煙的根部,隱約可以看到暗紅色的岩漿正與海水進行第一類接觸。

回程時天氣大變,我們在雲霧裡飛行,接著下起雨來了。到了城市上空,才開始看到整座城的全貌。在城的北側,隱約看到河裡分段的瀑布。這些瀑布不高,但也有許多可看之處。

這是火山口,噴出的岩漿有點紅
在火山口,熱渡看起來看空,岩漿有點發紅
火山口附近,硝煙四起
火山口的另一角度
濃煙與外露的岩漿
熾熱的岩漿自找管路流出
岩漿沿著地下火岩管而行,其上冒著白煙
岩漿沿著地底走,有些地方會晛出濃煙
當年被埋沒的地區,現在有部份還留存
當年大噴發時,掩蓋整個地表面,幾乎草木不生
道路被掩了大部份,只有一小段殘存
岩漿走到海邊,化成大量的水汽
當熱岩漿與海水見面時,引發爆裂及煙氣
岩漿流出海岸後,活動劇烈
每人因此增加不少土地面積
水汽上升,日以繼夜,相當壯觀
從高空看希羅市的海灣
下了直升機,鬆了一口氣,拍照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