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2013

聽侯捷的演講

好久沒聽侯捷演講,今天特來聽他講中國歴史。他的中國史已經講了許多講題,從唐宋八大家回溯到春秋戰國,永無止境。其實五千年的華夏歴史,何止一言難盡,一輩子也說不完。以前上歴史課常在課堂裡打哈欠丶睡覺,也就是因為像極了以前的女人裹腳布,又臭又長。現在年紀大了,看到大家專心一意地聽課,說來也挺奇怪,是一種彌補的心在作祟呢?還是到溫哥華來後的另一種心理反射?

現在由三家分晉起至秦始皇的天下一統。先為春秋,後為戰國。故事錯綜複雜,要理也理不清楚,一時也講不完,才讓侯老師有更多的談話題材。

侯老師能用簡報的方式,設法抽絲剝繭,化繁為簡,將歴史的公案,用較為科學的方式呈現,這是他上課吸人的地方。

今天主題為秦孝公時代所發生的事蹟,所以簡報中,使用幾條代表各國的時間平行線,也就是這些國中之國的時間生命線。由此各國所有發生事端的時間點都可一目瞭然。

蘇秦與張儀兩人為當時的說客,是遊走在小國與小國間的人,他們日夜奔走於國與國之間,每趟行程都是經年累月。在這些行程點裡他們都在做什麼?倒是引人好奇,他們住客棧嗎?或只餐風露宿?他們徒步全程或駕著馬車?身上沒有電腦,更沒有手機,如何在穿梭之間傳遞信息?

蘇先以連橫為策,建議秦惠王,不為秦接受。事後聽說連嫂子都嫌他沒用,不煮飯給他吃。這位嫂子在歴史上還好沒有留名,否則被史家這樣一寫,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如果是我的話,為什麼一定要吃她煮的飯?自已吃泡麪不行啊?

蘇秦見連橫說不通,於是改弦易轍,重新思考六國的合縱策略。他這個人心中也有謀略,改請他的好友張儀出面,推銷他的合縱策略,結果竟為六國採納,終把秦國打敗。